天台之窗论坛文学园地原创文学园地 → 语梦


  共有640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

主题:语梦
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过客
  1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晃荡晃荡
等级:论坛游侠 帖子:265 积分:1366 威望:1 精华:6 注册:2003/7/2 8:47:00
语梦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3/31 22:50:00

 

夏夜燥热难安,连微微的风都是奢侈。乡村的夜,尤其安静,除了零星的虫鸣。

还是睡不着。整个院子已经没有灯光,表哥他们应该已经都睡了吧。

很多年没见表哥,小时候一起捉虫玩水尽情嬉戏的情境已经很模糊,表哥六岁以后,姨父便举家外迁,留下这偌大的宅子,留给奶妈看管。

转眼表哥已经毕业,今年夏天,表哥全家突然回来了。

若不是整个暑假无聊,我也不会来这里。说是表哥,其实已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阿姨很早就因病离世,这个叫承佑的表哥是姨父的第二任妻子带过来的孩子,不过大我几个月。

关系错乱,复杂得不想去想。

 

宅子是旧式的院落,有些年头,屋檐窗楞已有蛀痕,若不是这些年一直有奶妈住,这个宅子基本已经荒废。来这之前,犹豫了很久,无论小时候如何亲密无间,时隔经年,也会疏远生份,何况本身就没有血缘之亲,担心会尴尬。成年人对幼时的友情只愿意相信曾经存在过,却再也不愿去求证是否可以延续。

自然会尴尬,印象中幼时的面容突然被替代成一名成年的男子,不能再肆无忌惮地嬉笑怒骂勾肩搭背,也不知道彼此经过怎样的岁月如何寻找能够相通的话题。只好沉默,偶尔偷偷观察彼此。承佑已经高过我至少半个头了,长年在北方生活,已然有了北方男子的粗犷,总觉得表哥像某个人,却总也想不起来。

 

乡村的夜,无疑是难捱的,住在老房子里,周遭与小时候无异,昏黄的灯,没有电视,没有电脑,没有影院,只有总也驱散不开的蚊子作伴,有时光回转的错觉,却再也找不回那份欣喜与美妙。来之前虽然已有心理准备,真正身临其境,只有烦躁和无处发泄的苦闷。

应该出去走走。

打开房门,却意外看见承佑。他正靠在走廊的柱子上,抬着头,一手插兜,一手抽烟,月光照着一闪一烁的烟头,仿佛他飘忽不定的情绪。我一时错愕,继而坦然,他已是成年男子,抽烟是被允许的。他显然对我的出现也感到突然,匆忙灭了烟,讪讪地问“还没睡?”,又觉得自己问得多余,呵呵地笑了几声,我也觉得尴尬,谎称去厨房喝水,又匆忙回来关门关灯,假装睡觉。

在床上翻来覆去正有点迷迷糊糊的时候,又听见外面有细微的说话声音。好像是姨父和承佑起了争执,承佑一直在说“不行”“不愿意”“这样不好”。不过没多久,声音便没了,想是一方也许是双方都作了妥协。

 

而我,与蚊子继续作战了一会,才沉沉睡去。

总感觉乡下的早晨早过城市里,空气一定是更清新的。对于夏天,早晨是最珍贵的,暑气还未开始蔓延,一切看起来都是青翠可人的。简单洗漱过之后,来到厨房,奶妈已经煮好稀饭。表哥突然给了我一个大笑脸,说是吃过饭后一起去村子里走走。姨父和姨妈也极力怂恿,说是很多年没回家,近几年农村的变化很大,应该让承佑到处逛逛。我说好。

一路走,漫无目的。不自觉,竟然走到前门山脚下,记得小的时候经常到山腰的小庙里去玩。我和表哥相视一笑,一起朝山上的小庙走去。从前的山路已被铺上粗糙的石板,拾级而上,不费多少力气就到了小庙门口。门口的石板凳还在,依稀记得我们一起坐在石板凳上朝山下扔石子。表哥很兴奋,因为在小庙简陋的墙壁上找到了小时的涂鸦,那是当年他画的一个小房子,而我又在上面加了一圈项链,后来也因为这圈项链被小伙伴们取笑了很久。我们对着那个多年以前的“房子”哈哈大笑,气氛突然变得融洽。我不知道表哥可以笑得这么痛快,昨天到刚才以前,我甚至觉得他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。

我们重又坐回到石板凳上,像从前一样,晃着时不时会磕到地面的腿,说着各自的事。说着北京,说着驴肉汤,说着维塔斯,说着艳照门。然后,他问我,有没有谈过恋爱。我想了一会,说不知道。一直偷偷喜欢高年级的男生,跑到他的教室附近去候他,待他来了又快速离开,很想写封信给他,写了很多,却从未寄出过,打听到他喜欢的女生,又偷偷去看那个女生,心里无比羡慕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恋爱。承佑沉默了一会,小声说“是可以恋爱的时候了。”很奇怪,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表情很生硬。

太阳又往正中靠了一些,树荫已经遮不住石板凳,我们只好下山。

下山的时候走得太快,竟然差点摔倒,表哥一把抓住我的手才没跌倒。下山的路上,表哥的手就一直没有松开。我企图找回小时候手牵手唱着儿歌的感觉,天太热,竟只沁出一手心的汗。

回到姨父家,看着镜子里被晒得通红的脸,突然觉得自己的眉眼很可爱。

这天夜里,很早地关灯上床。虽然努力了很久,依然没有睡着,意外地,又听到了姨父和承佑的谈话声。乡下的夜异常寂静,尽管他们努力压低声音,可仍然,还是断断续续让我听见一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未完待续  2010.3.31)



你找到我掉的那滴泪了吗?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侧面
  2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侧面
等级:职业侠客 帖子:435 积分:97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9/10/25 22:11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3/31 22:55:00

是小说? 今天今天才 3月31 , 还没到夏季吧。


  人生若只如初见,当时只道是寻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拼命奔跑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华丽跌倒,

       义无反顾的从容绝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侧面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帅哥,在线噢!
老树
  3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管理员 帖子:11290 积分:29397 威望:6 精华:17 注册:2003/6/28 21:18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3/31 22:59:00

文学园地,自然是文学作品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帅哥,在线噢!
126988
  4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浪漫少侠
等级:黑侠 帖子:827 积分:1187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7/4/13 20:45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1 0:04:00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
http://union.bokecc.com/flash/player.swf?videoID=146946_5583730&share=true(注意:Flash内容可能含有恶意代码)

QQ379939986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帅哥,在线噢!
阿豹
  5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论坛游侠 帖子:215 积分:538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9/2/11 22:59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1 0:17:00

这个叫承佑的表哥是姨父的第二任妻子带过来的孩子
?????????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水水
  6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水水^_^记得微笑
等级:超级版主 帖子:13241 积分:13653 威望:0 精华:5 注册:2009/8/9 15:23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1 8:27:00

等续

我想知道,后面是不是如我想象的一样。



水水的网站:(链接为分类,更多请点击回首页) http://www.pingdianw.com/category.jsp?id=58 闲来无事?想要买东西?走吧,跟我逛淘宝。

提供zippo鉴别服务,代购奶粉业务。http://www.jieriw.com/节日网,为你提供最全面的节日信息。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QQ姐
  7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论坛游侠 帖子:219 积分:560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9/12/12 13:28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1 10:10:00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过客
  8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晃荡晃荡
等级:论坛游侠 帖子:265 积分:1366 威望:1 精华:6 注册:2003/7/2 8:47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1 10:37:00

 

好像是姨父一直追问承佑今天和我一起出去玩的情形,问得很仔细,又问他对我感觉怎样,承佑的声音很不耐烦,不停地重复“这种事要慢慢来。”

这种事,要慢慢来?

后来又听见碗筷坠地的声音,所有谈话声戛然而止。难道是谁生气到要打破碗筷?我有些疑惑,因为仔细回想,碗筷坠地的声音好像是从另外一个房间里传出,承佑和姨父是在同一个房间,那么,是姨妈吗?还是奶妈?没有答案,这是微小到甚至不足以去思考的问题。

天很快就亮了,我在床上又赖了一会,一时想不起昨天晚上到底听见过什么。也罢,还是这样没心没肺的好,省去许多烦恼。

这天的早饭,竟然是姨妈煮的,后来发现奶妈的中指根部被缠上了纱布,隐隐透着血丝。联想到昨晚碎碗的声音,我随口就问“奶妈,你的手被碗割到啦?”奶妈却连连说“没有没有,是切菜的时候割到手。”切菜会切到中指?见我疑惑,姨父马上对承佑说“今天你去趟镇上,买个冰箱回来,带上小曼,看看还需要什么。”

姨父向来严肃,没有二话。

吃过早饭,我们便出发了。

看得出,车是新车,表哥却不是新手,七拐八弯的路,竟然一路无差地开到镇上。在路上,我问起奶妈的情况。印象中,记事起,奶妈就在姨父家里,听说她父母早亡,嫁人后出生没多久的孩子便又夭折,正好姨父家需要奶妈,反正婆家也容不下她,奶妈跟姨父家人处得又不错,于是就长住了下来。平日里就帮着家里干些杂活,姨父一家不在的这些年,就看着这老房子,一直未再嫁。承佑说起奶妈的时候,没有任何一丝不敬,纵然在外人眼里,奶妈一直扮演着保姆的角色。

镇上比从前繁忙许多,到处是汽车喇叭和叫卖东西的高音喇叭的声音。我们选好冰箱后,躲在大树底下吃冰淇淋,表哥趁我不注意的时候,将冰淇淋的奶油蹭到我鼻尖上,我发狠地要将奶油还给他,彼此绕着大树互相追逐,全然不觉此时太阳晒得正欢快。



你找到我掉的那滴泪了吗?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帅哥,在线噢!
小馒头110
  9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新手上路 帖子:89 积分:21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09/7/9 10:57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1 16:37:00

爱情小说~~~而且还是长篇的~~!!!!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过客
  10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晃荡晃荡
等级:论坛游侠 帖子:265 积分:1366 威望:1 精华:6 注册:2003/7/2 8:47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1 16:43:00

 

这样的时光,总是过得很快。是夜了,我照例早早地关灯上床。经过了前两夜,我发觉姨父总是在我睡觉后找承佑谈话,又隐隐觉得似乎跟我有关。我假装已经睡着,静静地等着。

果然,还是有了那样的说话声。我听得很刻意,甚至靠近门缝。谈话中多次提到了我,姨父的语气甚至命令多过于劝说。“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不要管别人怎么说。你们之间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。这也是两家大人共同的意思。不要再当她是妹妹,就当是我们给你介绍的对象。好好相处……”

我看不见表哥的表情,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大人们的决定对我们意味着什么。很困惑。黑暗中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,还好仍是黑夜,我突然手脚冰凉,迟疑着爬上床,回忆着这些天大人们做完决定后对待我们的态度。难怪妈妈极力劝说我到这里住一阵子,难怪姨父总是动不动地就让我和承佑一起做这做那。这两天对承佑累积的好感,突然因为大人的这个决定而变得反感,抑或,有些生气。这是孩童时代的过家家吗?以为努力长大就好,可即使长大,连恋爱都要参与决定吗?更令人难堪的是,被蒙在鼓里的只有我一个,而承佑只是为了配合大人的决定虚情假意地迎合我吗?
    我对着黑暗中的屋顶生气,又感觉床板太硬,枕头也太矮,折腾了许久,还是决定起床。



你找到我掉的那滴泪了吗?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归来
  11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新手上路 帖子:67 积分:202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0/4/1 20:24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1 21:16:00

港港散蛮好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过客
  12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晃荡晃荡
等级:论坛游侠 帖子:265 积分:1366 威望:1 精华:6 注册:2003/7/2 8:47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2 10:46:00

 

我没有开灯,在房间里不停地来回走,夜太深又不敢走出去,心里想着是不是明天就回家去,离开这里,离开这个令人讨厌的大人的决定。然后,又听见有人走楼梯的声音。已近午夜,是谁,还跟我一样睡不着吗?听声音,应该是从楼上往楼下走,楼梯是木结构,所以即使将脚步放得很轻,也能听出一些。因为房子够住,这个四合院的楼上是没人住的,通常用来堆放杂物。我顺着门缝往外看,月光明亮,照着天井却一片凄凉,桂花树格外孤单,接着就看见从天井对面楼上走下的是奶妈,手里拿着碗筷。奶妈,半夜,在楼上,吃饭?我很难将这些零散的单词组成一句,觉得不可思议。是不是姨父一家虐待奶妈,她只好半夜偷偷吃饭?这真是令人生气的一家子!

我打定主意要离开。

 

第四天

早晨起床后,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。吃早饭的时候,向姨父提出了要回去的想法。姨父一家很意外,连问为什么,又问是不是住不惯。我说都毕业了,工作还没找好,不能在家里吃干饭,整天玩。姨父说不急,既然来了乡下就安心多玩几天,工作的事,会帮我留心。姨妈和奶妈也一直挽留,看起来很诚心。只有承佑没说话。我有点来气,可又不知道怎么拒绝姨父他们,只好闷头吃饭。姨父也当我是答应了先不回家。

我是不想跟再跟承佑说话了,至少现在不想,心里别扭。承佑见我黑着脸,也没再多说。整个上午都很无聊。想起昨晚奶妈去了楼上,也想去楼上看看。还没到楼梯边,奶妈突然小跑着过来,整个人挡在我前面,神色紧张,问我“小曼,吃饱了吗?不出去玩吗?承佑在找你呢。”我想起小时候楼上堆着很多的小人书,就说“我想去楼上找找还有没有小人书。”这时,姨父和姨妈也赶了过来,忙说小人书早就被当废纸卖了,楼上只有一些旧的家具,又没有打扫,太脏了,叫我不要上去。

这真让人奇怪。

我疑惑着走开。

承佑说,去河那边走走吧。我没吭声,闷头踢着石子跟在他后边。

我想起了奶妈,想起了所谓的大人的决定,想起了我说要走他却一声不吭,脚尖踢石子的劲就更大了,踢啊踢,用力过猛整个鞋子都踢飞了。承佑看见飞过去的鞋子,扭头看着单脚站立愣在原地的我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我又羞又恼,索性不管踢飞的鞋子,在路边找了块大石头坐了下去。承佑捡回鞋子,笑着说,要晒太阳,也得找个好点的地方。我穿上鞋子,磨蹭着站了起来,太阳确实晒得有些过份,只好跟着他一直走到桥洞下。



你找到我掉的那滴泪了吗?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水水
  13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水水^_^记得微笑
等级:超级版主 帖子:13241 积分:13653 威望:0 精华:5 注册:2009/8/9 15:23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2 11:59:00

啊哦

悬念开始多起来了


等续



水水的网站:(链接为分类,更多请点击回首页) http://www.pingdianw.com/category.jsp?id=58 闲来无事?想要买东西?走吧,跟我逛淘宝。

提供zippo鉴别服务,代购奶粉业务。http://www.jieriw.com/节日网,为你提供最全面的节日信息。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过客
  14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晃荡晃荡
等级:论坛游侠 帖子:265 积分:1366 威望:1 精华:6 注册:2003/7/2 8:47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2 16:55:00

 

河水只剩下细细的一支,露出凌乱的河床,桥底下是最好的避暑圣地,记得从前经常会看到有人躺在桥底下的河滩上睡觉。知了的叫声听起来很疲惫,有一搭没一搭,我挑了块稍大的石头坐下来,又开始跟石子较上劲,一块一块地扔,扔得很是带劲。承佑坐在我边上,打开手机,开始放音乐,手机里传来陈奕迅的声音,是《不要说话》。对,不要说话,我心里想着,又恨恨地扔了一块石头。承佑见我情绪一直不对,就问“为什么不高兴?”,我赌气说“我很高兴啊。”于是再不说话。沉默了许久,忽然又想起奶妈的事,自尊心终究敌不过好奇心,故意不看他,直直地问他“奶妈是什么时候到你家的?”承佑说,不清楚。我又接着问“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到姨父家的呢?”问完之后,又觉得这个问题有些突兀,这会让他觉得自己不是这个家真正的一分子,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叫着的爸爸却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。承佑脸上没有丝毫不快,静静地说“听我妈说,是我2岁的时候到这里的。”2岁?应该是已经断奶的年龄了吧?这样说来,奶妈不是承佑的奶妈?那么……我没有继续往下猜测,因为,这是一个禁区。

我们各怀心事,在桥底下坐到正午。直到奶妈来喊我们吃饭。看得出,承佑被我的情绪影响,也开始闷闷闷的。哼,一定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。我心里想着,心情竟又畅快起来。

 



你找到我掉的那滴泪了吗?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帅哥,在线噢!
大众电脑
  15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新手上路 帖子:50 积分:152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0/4/8 11:15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8 12:12:00

围观..


品牌电脑销售 组装电脑 二手电脑 电脑周边 办公设备 电脑维修 上门服务 电脑维护包年服务

地址:天台县天桐路173号

手机:13666870810 电话:0576-83897516

QQ:275406338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过客
  16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晃荡晃荡
等级:论坛游侠 帖子:265 积分:1366 威望:1 精华:6 注册:2003/7/2 8:47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19 11:21:00

 

    回去吃过午饭后,我假装不经意路过楼梯口的时候,竟然发现通向楼梯口的门上了一把锁。这个家,到底藏着多少秘密?
    我忽然,不是那么迫切地想回家了。我开始期待黑夜,期待揭幕后的黑夜,揭幕后的秘密,揭幕后的真相。

 

    因为夜里总是没睡好,午睡的时候睡得特别沉,一觉醒来,已近黄昏。看看窗外,夕阳正卯足了劲,染黄了周边的云彩,笼罩着整个乡村,房间里仿佛被镀了一层金,想起小时候边看着天边的云彩边喊着“黄亮黄亮,大水猛涨”,声音最亮的,一定是承佑。那个时候,在我们这一群里,承佑总是最皮的,不停地闯祸,不停地挨骂,若不是天佑,他的童年,恐怕会更悲惨吧。想想就觉得有趣。只是现在的承佑却比一般同龄人深沉许多,是因为长大的缘故吗?长大就是将心事藏在背后,人前却轻松地微笑保持着距离说你好?很不喜欢。

    不管怎样,经历了时光,总是需要付出代价。而不管怎样,我期待的夜晚,也总是要降临。这一夜,特别闷,像是要下雨。我不停地流汗,无法静下心来做任何一件事,只好躺在床上胡思乱想。这很痛苦,因为无所事事,只能胡思乱想的时候,尤其寂寞。姨父他们以为我早睡,也不再有人会敲我的房门问我还需要些什么。而有所期盼的等待,往往是最漫长的。

    隐约还是闻到了烟味,是承佑。这个家,只见过承佑偶尔还抽过烟。我想像着他心事满腹,眉头紧锁地靠着柱子抽烟,又揣测他到底为了什么事而烦闷。暗暗地希望是因为我,又知道不可能,觉得自己荒唐可笑。我看着窗外闪烁的烟头,觉得烟味突然变得很好闻。没多久,烟就灭了。我听见承佑的脚步声,好像是往对面去的。接着,就听见走楼梯的声音。那么说来,承佑也去了楼上?楼上到底藏着什么?



你找到我掉的那滴泪了吗?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过客
  17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晃荡晃荡
等级:论坛游侠 帖子:265 积分:1366 威望:1 精华:6 注册:2003/7/2 8:47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20 16:30:00

 

天边传来阵阵雷声,遥远又真实。院子里的桂花树,被突如其来的乱风刮得不住颤抖,凌乱的树叶扑簌簌地四散掉落。我从门缝看去,只有对面楼梯口的房间隐约还有些昏黄的灯光。楼上到底有什么?承佑去楼上干什么?我犹豫着要不要跟过去看,这样的黑夜,轰鸣的雷声,却不由让人心生恐惧。气氛有些诡异。雷雨夜,总好像预示着什么。

    在去与不去之间,反反复复,好奇心最终占了上风。我小心地打开房门,刚走几步,忽然又看见奶妈从房里出来,我急忙闪到廊柱后。奶妈从房间里出来后,直接向着厨房方向去了,动作也是小心谨慎的。我确定奶妈在厨房专心做事,没注意到我的时候,才蹑手蹑脚地走向楼梯口。我有点紧张,又有点心虚,天边不断的雷声又让我惊恐万分,情绪太过复杂,以致忘记流汗,手脚没来由的冰凉。我尽量放低脚步声。靠近楼梯口的时候,看见木制的旧式楼梯在昏黄的灯光下已斑驳不堪,脆弱得仿佛踩一脚,就能分崩离析了一般。我又四下看了看,确定没被发现,才脱去鞋子,并将鞋子提在手上,赤脚踩上楼梯。我有短暂的负罪感,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是偷窥,这太不礼貌。想要回去,却知道此刻即使想要虚伪也来不及,只好硬着头皮,一步一步往楼上走去。


你找到我掉的那滴泪了吗?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美女呀,在线,快来找我吧!
过客
  18楼 个性首页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晃荡晃荡
等级:论坛游侠 帖子:265 积分:1366 威望:1 精华:6 注册:2003/7/2 8:47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0/4/21 17:22:00

 

旧式的楼梯,是直接到楼上的,不像现在楼层高,上去半层,楼梯再反方向折去上半层。从楼下看去,楼上原本因为楼梯而暴露的部分已在后期全被加上木板隔开,楼梯顶部又被加上一道门,所以整道楼梯是完全独立的。这跟儿时记忆中完全不同,很明显这些木板像是为了掩藏某些事物而特意加上去的。灯光从楼梯顶部的门透出一些,我听见了承佑的说话声。看样子,楼上还有人。楼梯快走完的时候,我发现侧边还有一个小房间,门是敞着的,就着隐约的灯光,依稀看见房间里堆着一些杂物,应该是个小储物间。我靠近门,企图找个门缝看看里面还有什么人,可惜因为是后来加上的门,甚至找不出可以看得见里面的门缝。只好放弃。我在门口呆了一会,听着承佑小声的说话声,断断续续,并不清楚,接着,又传来一个男人的说话声,听声音,很陌生,不像是姨父。此时,外面的雷声已经停了,哗哗地下起雨来,天井里响起一串串水珠快速砸到地面的碎裂声,模糊了整个世界。温度瞬间降下一些,已明显感到了些许凉爽。凉风灌进来一些,我立刻清醒了许多,迅速下楼,穿上鞋子回房间。关上门以后有些后悔,更多的是心虚。

我将脏脚悬在床沿,猜测着楼上的陌生人。朋友?亲戚?客户?猜想依次被推翻,如果是这些关系,谈事情,何必关在楼上,那个近乎封闭的环境甚至不像是可以住宿的好地方。我有些困惑,因为我甚至用到了“关”这个字。

雷雨带来了入夏以来难得的好天气,蚊子却更疯狂,隔着蚊帐整夜跳舞,这更令我烦躁。



你找到我掉的那滴泪了吗?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